论坛 论文库 案例库 论文检测 问卷调查 软件视频培训
vv
首页 >金融>投资与理财(实务版)

投资与理财(实务版)

民间借贷的“罪与罚”来源: 编辑:casboryy 时间:2014-03-03 09:41:55

【摘要】全国首部金融地方性法规《温州市民间融资管理条例》及《实施细则》于3月1日正式实施,这一举措也宣告了民间借贷的合法化。温州作为民间借贷最活跃的地区,过去65年间,曾因借贷引发了一系列重大事件,从上世纪80年代中期的“会案”,到近年来的“吴英案”,都曾引发广泛关注。
\
   
  民间借贷的“非法”65年
     
  借贷引发了一系列重大事件,从上世纪80年代中期的“会案”,到近年来的“吴英案”,都曾引发广泛关注。
   
  民间借贷的“非法”65年民间借贷,是指正规金融体系之外的借贷行为。在民国时期,民间借贷相当发达,“高利贷”、“典当”、“标会”等相当普遍。
 
  1949年后,中共就开始对民间私营金融业进行“社会主义改造”,最终私营金融业转变为中国人民银行的小额质押贷款部门,最终并入中国人民银行体系。直至改革开放前,民间借贷几近消失。
   
  改革开放后,民间对资本的需求空前高涨,但当时民间无法获得国营资金支持,于是,民间出现各种游走灰色地带的借贷形态。浙江温州地区民间借贷最为活跃,借贷组织当时以互助性质的“会”出现,但很快“会”出现异化,部分“会”以超高利率为饵吸引大量资金,转手出借获利,资金完全“空转”。随之而来也爆发了“会案”。
  
  “会案”爆发后,地方政府组织了大规模整顿,共清退债务1.54亿元。同时,在灰色金融的部分参与者向“黑色金融”畸变的同时,另一些人则尝试以机构化民间金融之姿“洗白”。历经了“方兴钱庄”、“两社一会”等试点后,终于等来了《温州市民间融资管理条例》及《实施细则》将于3月1日正式实施的喜讯,这些具体规则也宣告了民间借贷合法化。
                   
  致63人自杀的“疯狂抬会”
  
  被异化的“抬会”上世纪80年代中期,民间借贷以“抬会”的形式在温州蔓延,起初“会”以互助为目的,多为亲友聚在一起筹集资金用于盖房等,但很快随着民间资金需求的扩大,“抬会”出现了异化。
  
  部分“抬会”以超高利率为饵吸引大量资金,转手出借获利,资金完全脱离生产、流通空转,从1985年下半年到1986年初,这样的“抬会”在温州资金总额高达10亿元,实际投入22亿多元,10万元以上的人数有20多万,有的村子几乎涉及每家每户。
  
  疯狂的游戏进行了一年多,在1986年春开始“崩盘”,温州陷入空前的混乱,讨债者冲进“会主”家讨债。3个月内,有63人自杀,200人潜逃,近1000人被非法关押,8万多户家庭破产。由于当时法律空白,外逃被抓获的“会主”多以“投机倒把罪”处置,多人被处极刑。
                     
  方兴钱庄:新中国首家钱庄“仅见过一天太阳”
  
  1984年,部分灰色金融参与者开始尝试“洗白”,苍南县钱库镇国营医院收发室工人方培林在争得了当地政府同意后,开办了新中国第一家私人金融机构--“方兴钱庄”。
  
  但这显然有悖于金融管理制度。温州市农业银行第2天就上门“抗议”,方培林不得不把招牌摘下,他自嘲:“新中国第一家私营钱庄,其实只见过一天阳光。”
  
  尽管如此,钱庄还是生存了近5年。由于经营灵活、存贷条件优惠,“生意兴隆”。据中国人民银行温州分行1985年8月的调查,方兴钱庄一年累计存款990笔、金额652.7万,存款余额89.2万;累计放款1031笔、金额456.9万,贷款余额71.64万;月利差收入6000元。
                    
  吴英案判决关乎民间借贷是否合法
  
  吴英,原浙江本色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法人代表,2007年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依法逮捕。2012年,浙江省高院作出终审判决,以集资诈骗罪判处吴英死刑,缓期2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其个人全部财产。
  
  吴英以从事美容行业起家,2006年开办本色集团,并开始一系列大规模的投资。但本色集团对外宣称,3.5亿元的资金没有一分钱是银行贷款,全部是自有资金。“自有资金”来源,归结为期货、炒房、美容业3个渠道。
  
  2006年,本色集团资金链断裂,庞大的民间借贷数额随着吴英被“绑架”而浮出水面。直至吴英被刑拘后,吴英的资金往来脉络方才清晰:几乎所有的资金都来自民间高利贷。已知的银行贷款,只有工商银行东阳支行一笔1550万元的短期贷款。
  
  针对其一审被判死刑,有评论认为,围绕吴英是否应被处极刑的激烈争议,事实上是对于民间借贷行为是否合法合理的长期争议。
                 
  湖南曾成杰案“非法集资”始末
  
  2003年6月,湖南省吉首市对旧城的州图书馆、体育馆和群艺馆等多个场所实行整体改造。湖南邵阳人曾成杰挂靠的三家公司同时中标。同年,曾成杰以20%年息的回报率,面向公众集资。 而后,曾成杰成立三馆公司,独家开发三馆项目。
   
  2008年金融风暴后,当地政府对民间集资转变态度,同年9月,集资企业的资金链断裂在吉首引爆了严重的群体性事件,曾成杰的三馆公司亦未能幸免。湖南省官方对三馆公司给出的会计鉴定显示:三馆公司资产总计7.7亿元,负债18亿元,净资产-10.3亿元。
   
  但曾成杰的律师称,三馆公司在案发前评估的总资产为23.8亿。程序不合法的政府会计鉴定,让曾成杰的三馆资产直接缩水16亿多,而低价处理的巨额资产却归入了政府的钱袋子。
  
  2011年,曾成杰涉集资诈骗罪被判处死刑,2013年经最高法核准后,不足1个月便在未通知家人的情况下被执行。

最新文章

论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