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行业资讯 > 区块链往事:消失的造富机

区块链往事:消失的造富机

来源:中国大数据产业观察数据观 | 2019-12-03 | 发布:BOB体育娱乐平台之家

神欲使之灭亡,必先使之疯狂。这是最早的哲学思辨名言之一,出自最后的希腊悲剧诗人欧底庇德斯。同样的至理箴言,后来者老子和希罗多德也曾说过。直到今天,许多人也常把这句话挂于嘴边。从来没有任何一项技术能如区块链这般无限接近财富,区块链技术之所以被创造,从一开始,它最直接的目标就是凭空制造财富。在隔着十八里以外都能听见关于财富、机遇、创新与革命的呼喊声中,区块链就像是一台终极造富机,让为之疯狂的无数人对悬崖边上的万丈深渊都熟视无睹。多年以后,人们依旧会对区块链掀起的疯狂造富往事依旧感到惊愕。而同为往事的见证者,我们清楚地看到,区块链最疯狂的时候,区块链让向来寸土必争的大妈连广场舞都可以不爱,跟着区块链,链来疯一场紧接一常马克思说,资本的本性是胆怯的,可只要利润适当,他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着绞首的危险。人类对财富的追求,是在长期进化过程养成本性,从这个角度上看,资本的主人与资本的奴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关键点永远集聚在一个问题上,在于谁能抢先找到通往财富的入口。在区块链的世界里,李老师或许不是最先寻觅到财富入口的人,但他眼光毒辣、出手果断,他的刀也是整个币圈最快的刀之一,这让他在此次区块链造富神话中尝到了头啖汤,迅速实现财富自由。在熟悉的人眼中,李老师是一个极其聪明、极富远见、理性而又具有冒险精神的人,他通晓人性,精于世故,擅长操控他人的情绪,理智起来的时候又让头皮发毛,打心底感到害怕。和姓知名网络大V曾在文章中详细描述过李老师遭遇的一起车祸的故事:【当时他开着自己保时捷准备下高速公路,突然有一辆后车强行抢道,撞了他的车。李老师说:“我本来没想怎么,反正是全险,不用他赔,等着保险公司来就好了。”但是,肇事车主下车来敲他的玻璃,等他摇下车窗玻璃之后,对方对他一通狂骂,把责任全推了过来。李老师说自己全程听完,没有说一句话。这时候,对方说了一句:“这个路口没有摄像头你知道吧?”李老师听完,终于开始正式生气了。他摇上车窗,不再理会对方。对方每隔一会儿,就过来敲车窗,在车外大喊大叫。李老师并不理会,在车里低头玩手机。第四次的时候,对方的情绪明显崩溃,神情也软了下来。这时候,李老师摇下车窗,死死盯着对方说:“兄弟,你好好想想,这半小时我过一句话么?我和你提了一个“钱”字了么?我说了要你赔偿了吗?都是你在又蹦又跳,你怎么不想一想为什么?你想过没有?”看到对方有些愕然,李老师突然提高音量继续说:“你他妈现在还有5分钟,只有5分钟,回去他妈的想好了再回来给老子说话!记住了,你只有这一次机会,想好了再他妈跟我说。滚1过了一会,对方的女朋友过来道歉,希望李老师能够不要计较。至于说那个肇事司机,他再也没有出现过。就这样,李老师自始至终没有说他是谁,他的诉求是什么,他的感受和判断是什么,他只是用半小时的沉默和两句话,就成功地激发起了对方心中疯狂的想象,并且产生了不可估量的恐惧,最终选择了退让。】——节选自《我所认识的李老师》李老师身上的特质恰到好处,使在他在区块链早期的数字货币时代中如鱼得水,在充满疯狂和无序的区块链世界中迅速站到食物链顶端。在区块链行业混沌期,比特币价格持续上涨,区块链世界陷入日夜不分的混乱中,李老师觉察到其中的财富机遇,他迅速换道区块链,开始鼓吹比特币就是未来,并顺势定制了“中国比特币首富”的称号。对于李老师是否真为中国比特币首富一直存在争议,但在“中国比特币首富”的名号的加持下,李老师频繁活跃在币圈,写专栏、建社群、做演讲广泛汇集流量,而后通过大量为ICO项目站台,或者直接与间接参加ICO项目,投资了一大把区块链创业项目,收获了巨大的财富。成为“中国比特币首富”之后,李老师不仅实现了财富自由还体验到了不一样的人生,品味到了人生赢家的滋味。他漫不经心地调侃:“我有段时间都快抑郁了,因为睡一觉起来,我靠,多了2个亿。”随着财富自由的实现,李老师的人生追求也发生了改变,他表示,财富自由以后驱动继续做事的动力来自于自己做过第一,不甘于被人超越,所以要加速做事。同时,“致力于让一部分知识分子先富起来”成为了他“新的使命”。他在某个号称提供高效知识服务的APP里开始设专栏,扮演青年人创业导师的角色,手把手教人寻找财富自由之路,让自己变得更值钱。授人以渔是助人行善的最高境界,如无意外,李老师授人致富之道的善举必将得到社会的称赞。而一向以心直口快著称的“耿直boy”直言指出李老师的虚伪。他表示,李老师通向财富自由之路的方法就是组织个粉丝社群,发个币给他们,换走他们的钱,最后的结果是李老师印出来的币都进了不知情的散户的口袋,而散户的钱则进了李老师的口袋。过不了多久,散户口袋里的币归零,李老师继续走向财富自由的“第一名”。李老师的财富自由之路或多或少有些意外的成分,事实上,财富和自由并非同路人,大部分人为了获得财富大概都不得不以牺牲自由为代价。可若是固守自由则可能会失去追逐财富的机会,《让子弹飞》张麻子与汤师爷曾有一段无比经典的对话。汤师爷:“你是想站着,还是想挣钱呢?”张麻子:“我是想站着,还把钱挣了1汤师爷:“挣不成。”张麻子掏出枪,啪一声拍桌上:“这个能不能挣钱?”汤师爷回答:“能挣,山里。”张麻子掏出官印:“这个能不能挣钱?”汤师爷:“能挣,跪着。”张麻子把官印和手枪放到一起:“这个加这个,能不能站着把钱挣了?”汤师爷拱手:“敢问阁下何方神圣?”……财富和自由常有,唯张麻子不常有!只有在极少数情况下,极少数人才能将财富和自由二者兼备。即便是“首富”李老师,其通往财富自由的道路从来都不是笔直的,在更早的时候,李老师也曾尝试过曲线致富的自由之路。只是实践证明,曲线致富根本是遥遥无期,而且完全没有自由可言。人生苦短——如果成功太慢,那么幸福必然减半。区块链发展浪潮的第一次爆发,是受比特币为代表的数字货币市场的驱动。此次浪潮中,数字货币成为了众多投机者眼中的香饽饽,深信成功要趁早的李老师也在第一时间买入一批比特币。但是比特币就那么多,蛋糕毕竟是有限的,为何不制造更多的蛋糕,让人看上去香甜诱人的、并愿意为其买单的蛋糕呢?大部分所谓币圈大佬都在琢磨,大家心照不宣,谁也不说破。在羊的社会里,如果其中某一只头羊率先动起来时,羊群中的其他羊也会无脑跟上,至于前面是否有狼也完全不加思索。通晓人性的李老师深知,人类发展无论到什么阶段,智慧开发依旧不能使人类摆脱作为一种生物的基本特点,并同其他生物保持着一定的相似性。有时候,和羊群相比,人也不见得有多高明。数千年的智慧和文明积累与沉淀,人依旧抵不过暴富的诱惑。以至于在上海或北京的星级酒店里,当李老师之流在前呼后拥的拥簇下登上演讲台时,众人就像是见到了活财神,财神爷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指示都可能蕴藏着致富法门。在演讲台上,李老师会讲共识机制,会讲分叉,也会讲一些他自己也不甚了解的算法。当然,更多的时间里,他会阔论自己基于区块链发展引发的变革趋势,以及畅谈某某币的未来与判断。但是听众一个心眼掉在token上,根本不愿知道什么算法与如何分叉,只想在李老师的带领下一夜暴富,所以当李老师说到“未来我们要的事情,我很难一下传递出来,但是我每天都很兴奋时......在它上面可以发行资产,建立应用”时,“追随者们”坚信这就是开启暴富人生的金钥匙。哪怕他连个项目规划也没有,也丝毫不影响大家对他的信任,一个接一个,争先恐后地打开钱袋子,4小时内就为他奉献4.7个亿。如“耿直boy”所说,恐怕这些钱最后将毫无悬念地流入李老师等人口袋,追随者最后得到的是毫无价值的空气币。这个世界从来不缺乏投机者,以区块链技术为幌子通过ICO的造富活动全球各地均有发生,但没有任何一个地方如中国这般狂热,据统计,中国境内虚拟数字货币交易份额超过全球份额90%以上。当数以万计的人群将区块链认定为造富机时,他们不在乎链圈和币圈到底存在怎样的区别,更不关心比特币这类所谓“货币资产”是否能真正创造价值或者具有光明的未来,他们愿意为这些五花八门的空气币买单,不过是希望接盘的人会支付更多钱买它而已,可随着谎言被拆穿,谁愿意做下一个接盘侠呢?中国区块链赛程里,链圈和币圈是两个相互独立的群体。链圈多数由区块链技术工程师构成,专注于区块链技术的研发、应用,开发区块链项目,完善、创新区块链代码、逻辑。币圈多由投资人、股民以及大量不明情况的散户群众构成,专注于挖矿、发币和炒币。链圈和币圈的生存界限虽算不上泾渭分明,但相对而言还是比较清晰。但有时候,他们也会相互进入到对方的领域,一起携手薅羊毛。币圈流传的大佬扑克牌中, J先生一度位列红星J ,是币圈食物链最顶端存在之一,但和多数国内币圈大佬不同,J先生对区块链关注,最初立足于区块链的底层技术以及其应用场景,但在熟悉游戏规则之后,J先生也在币圈赚得不亦乐乎。在链圈与币圈的江湖之外,白皮书包办、站台大佬、币圈自媒体构成区块链造富链条中最基本配置,其中暗藏着区块链领域的一条完整的利益链。币圈自媒体的推波助澜,对区块链造富神话崛起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区块链兴起的短短数月里,全国范围内冒出“三无”区块链媒体多达数千家,连许多传统媒体也顺势开通了区块链频道,传播区块链与数字货币相关的新闻。自媒体入场,对代币项目进行包装、造势,神话区块链造富行为,助长区块链行业的泡沫。几乎在每一个发币活动的现场,都有数十家、乃至上百家媒体列席其中,在长枪短炮的助攻下,将区块链发币粉饰成气势恢宏的盛大仪式。经过大量媒体的推广,“区块链一天,互联网十年”“allin区块链”“3点钟无眠”……大量充斥着焦躁、荧惑的狂热口号挑逗着人们对财富的原始渴望,诱使数以万计的人加入了这场由虚假堆砌的狂欢中。人生富贵,恍如昨梦!区块链币圈疯狂造富的行为给社会稳定埋下巨大隐患,终于遭至央行等七部委联合“绞杀”。七部委将发行代币定性为非法公开融资行为,发币活动涉嫌非法发售代币票券、非法发行证券以及非法集资、金融诈骗、传销等违法犯罪,禁止任何组织以及个人从事代币发行融资活动。来自官方的一纸禁令戳破了脆弱的造富泡沫,受政策影响,比特币为代表的数字货币以及大量空气币急速下跌,致使无数人寄希望于区块链一夜暴富的梦瞬间破碎,代币交易平台转场国外,代币项目负责人断开连接、杳无音讯,站台的币圈大佬忙着撇清关系、抽身上岸,币圈自媒体化作鸟兽散,只留下无数重仓代币的信仰者们捶胸顿足。七部委联合发布的公告在很大程度上对抑制区块链混乱发挥了巨大作用,迫使大量ICO项目终止。但一部分ICO项目却抓住境外监管和追踪难度大的空档,选择海外重生,通过租用境外服务器搭建网站,继续打着“金融创新”“区块链”的旗号发行代币,采用更加隐蔽的方式依托互联网、聊天工具进行交易,延续着区块链造富神话。2018年8月,公安部、人民银行等国家机关再次发出预警,显示出对区块链投机造富行为的零容忍态度。国家对区块链监管从严的政策,区块链行业发展风气得到净化。今年10月,区块链发展热度再起。掀起本次热潮的着火点是国家层面对区块链技术做了定调,并对行业发展态度进行调整,总体政策风向由之前的监管从严转变为鼓励发展区块链技术推动产业创新。风向的转变引起众多区块链从业者奔走相告,国内区块链产业发展迎政策利好。从监管从严到鼓励发展,政策风向的转变可以得出以下结论,首先是区块链潜在价值得到足够的认可,对于脚踏实地做技术与应用的区块链参与者而言,产业的发展风口到了;其次,上一阶段监管从严的区块链政策治理已经取得预期效果,区块链野蛮生长的环境基本得到了净化,“剿匪清潮的任务已接近完成,正规军准备进场了。然而,政策风向的转变绝不意味着管理部门放弃了持续对区块链产业发展的监管态度,相反,政府为推动区块链产业健康有序发展势必会投入更多的精力,毫无疑问,其中必定包含了对区块链产业发展的监管,很大程度上,区块链技术与应用的发展将会迎来更严格的监管时代。区块链荒唐的造富风口已经消失,或许在其他看不见的地方,仍旧上演着荒唐故事,但在区块链新世界里,一夜暴富的梦想家将再无立锥之地。

责任编辑:张薇
本文已经过优化显示,查看原文请点击以下链接:
查看原文:http://www.cbdio.com/BigData/2019-12/03/content_6153207.htm
京ICP备11001960号  京ICP证0905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4107号 论坛法律顾问:王进律师知识产权保护声明免责及隐私声明   主办单位:人大经济论坛 版权所有
联系QQ:2881989700  邮箱:service@pinggu.org
合作咨询电话:(010)62719935 广告合作电话:13661292478(刘老师)

投诉电话:(010)68466864 不良信息处理电话:(010)68466864